之前买衣服时

如果早知道粉刷栏杆这么简单,这么便宜,我10年来应该做过好几遍了。

客厅阳台的栏杆只在房屋装修时粉刷过一次,之后花圃长满花,栏杆缠满金银花和凌霄花的藤,没法粉刷,所以只在进住4年时对客卧和主卧小阳台栏杆做过一次粉饰。那时我妈还在,觉得粉刷栏杆是多余的事,说“又不是江泽民来你家”。这种表达方式很具有我妈的个人特点,她只知道中国最大的官是JZM即现在称为“长者”的,以此表达对我多余行动的讽刺。意思是说,没有大官来你家,就没必要铺张浪费兴师动众。这种想法很传统,可上溯至先秦时代,并延续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。以后的人就没法理解这种曲里拐弯的话的含义了。

对我来说,这和铺张浪费没有任何关系。

前几年金银花枯萎(推测是被凌霄花抢了阳光),我费了很大劲把大片枯藤芟除干净。不久前为了粉刷栏杆,则把凌霄花也全部大幅度修枝。栏杆生锈厉害的话,会断裂,产生危险,所以必须适时粉刷防锈。

这只是正常的家居保养工作而已。

当然,我私心里对雪白的铁质栏杆有点偏好,很期待看到它们被粉刷后的样子。

现在它们正是期待中的效果,心里当然高兴。

长者不来,兀自欢喜。

昨天下午2点,C带了一男一女两个工人上门,看样子他们是夫妇,搭档着干活。

他们去阳台用砂纸除锈时,我问C要多少钱?他说600,我马上把钱给了他。

我知道他最近20多年来做装修工程,永远处于被拖欠工程款的状态中,所以我每次有求于他,都以最快的速度付钱,尽量为骆驼背减去一根稻草。

之前我以为阳台的栏杆很难处理,包括难除锈,难粉刷,毕竟有花圃的石头碍手碍脚,还有生长着的肉质植物,而且都长刺。

但实际上不算难,工人稍微探身就把向外的部分都粉刷到了。

昨天晴了一天,粉刷工程下午5点多结束,今天一大早保姆说油漆干了,迫不及待把洗过的被套和毛巾晒到阳台。

今天下午又开始下雨,如果按照最初C的安排,周一下午才粉刷的话,就得因雨再次延迟,可能春节前都没法弄了。农民工一般是元宵之后才进城做工,到那时我是否还有心情粉刷栏杆,就难说了。我还得考虑开春凌霄发芽,不能受伤害。

总之前天突然心血来潮要求C在周日带人来干活,彻底做对了。

同期还做对了另一件类似的事。

我5年前买的羽绒衣,在5年后突然出了问题,肩部的“皮”质部分大面积脱皮,斑斑驳驳,既难看又寒碜。之前买衣服时,这个设计是唯一的亮点,五六百块钱也照买了。南方一年里穿羽绒衣的机会不多,没想到几年下来尚未穿足百天,就出了问题,说明“皮”质部分的寿命不超过5年。

[日志分享]

[相关日志]

Copyright @ 2013-2017 dafa888.casino手机版 版权所有

dafa888.casino手机版:ag亚游集团旗下品牌提供真人现场娱乐及真人网上娱乐

返回顶部